更多>> 联系我们
姑苏区谢友苏文化艺术工作室
地 址:苏州市平江路112号
电 话:0512-69168087

手 机:130-0451-8037

E-mail:xieyousu@sina.com 

        729169441@qq.com

网  站:www.xieyousuart.com 


名家评述

写心彩墨着意飞——薛亦然

2014-10-24 点击数:1707
(镜头扫过大街,人流滚滚,步履匆匆,摇向大楼台阶,美术馆,画家身背画夹,由美术馆出来,进入人流的背影,回首凝视,定格。)
这是一个行色匆匆的时代。
无数个目标指引着人们,无数个欲望追赶着人们,谁都怕掉在后面。
有几人会停下来,回头看一看,想一想?
懂得回味,才懂得珍惜。在这个时代,懂得回味、懂得珍惜是一种高贵的品质。
(画家走进自己的画室,铺纸,引笔,凝神。)
谢友苏,一位喜欢向来处看、往深处想、于细处说的画家。
(与解说对应的画作)
在谢友苏的彩笔下,生活着一群有点老派的人们,这是一群自得其乐、傍若无人的寻常百姓,他们仿佛是生活在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。那是一个令人怀念的年代,那个年代似乎离苏州这个文化古城的本质更近,也似乎离我们理想的生存境界更近。总之,那个年代经得起我们品味和琢磨,画家让他们栩栩如生地走上画纸,作为我们当下生活的一面镜子,让我们羡慕,让我们向往,让我们感叹,还让我们为之默然。
谢友苏笔下人物是那样的生动,那样伸手可触,最令人动容而难以忘怀的是大量传神入微的细节。正是这些细节向我们传达出一个时代的气息,让我们感受到那种温馨的氛围,领悟了那些无处不在的生存智能。
《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》是一群文人骚客的雅集,你看,有的高谈阔论,有的畅叙幽怀,有的会心得意,有的专注聆听,有的若有所思,有的恍然有悟,一个个都是那样气韵丰沛、气定神闲。这一场景与生存焦虑无关,与名利追逐无关,在这里画家什么都没说,却是对我们当下生活无言的评论与批判。
《惊梦》以细节的轻松谐趣衬托出人世的深沉感慨,注意那眼神:童子憨态可掬之稚气,男人恍若隔世之出神,女人悠然自足之坦然,那感慨蓦然而来,却经久不去,岁月静好而现世安稳,抚今思昔,能不自珍?画中井、壶、书的安排,似信手拈来,却别有深意。
对绝妙眼神的捕捉是友苏的绝技,看《养得孝顺子,此刻最舒心》中老者那种酣畅的惬意吧,你能不会心一灿?
画家对人性深处的一瞥也往往让我们会意抚掌,瞧《君子坦荡不斜视,聊借墨镜窥佳人》里那位仁兄,可爱极了。友苏笔下的人物总是夸张的,变形的,有着自己的美学形态,典雅,细腻,有一种古典意味的拙朴美,耐读。
友苏的创作有着浓郁的地域文化特色,比如《馄饨担子市街挑,闻有筒声笃笃敲,儿时光景常相忆,恍惚又到外婆桥》里的骆驼担、卖糖粥的场景,《蛰居草丛无人识,一朝落盆可称王》里小巷市民斗蟋蟀的民俗,《姜葱细切油锅热,单等鱼儿上钩来》里临水人家的生活小景,《书摊忆旧》中的孩童看小人书记忆,《不惑之年多困惑,三寸簧舌点迷津》的算命等等,每一幅画作,都可以当做一篇怀旧散文来读,让人浮想联翩。
友苏的人物画给人另一深刻印象的是诗意勃发,比如《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》中氤氲的浪漫,《远书珍重细细读,新茶入味慢慢品》中细细的温情,《明朝又是孤舟别,肴壶相伴到天明》中无声的慨叹,《谢却海棠飞尽絮,困人天气日初长》中情思的渺远,都是从元人小令里走出来的充满人生况味的一首首诗。
人性之美是友苏百绘不厌的一个主题,那些来自我们文化传统的种种美德,他从来不吝笔墨来描绘、赞叹、讴歌,比如《一盏煤油火,三代祖孙情》里对长辈的关爱之情,《不堪扰》里的阖家谐和之情,《不问来世轮回路,但惜今生桑榆情》里的相濡以沫之情,《认输》里的祖孙慈爱之情……
更有趣的是友苏的一些人物画,很有些与时俱进的意思:比如《甘为子孙老,聚首话当年》中一群老人甘当老书僮其乐溶溶的场景,《北京时间》里两老人摆弄手机的趣态,《初见成效》里那位减肥女人的惊喜,《假日》中小俩口的闺中之乐。这些生活中常见而不被人关注的细节,一经画家捕捉到笔下,便让人忍俊不禁,温馨无比,人生的恬淡、适意,那种神彩飞扬、充满生活情趣和人生况味的生活场景令人怦然心动,许多关于人生的费尽口舌也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,竟然被他三勾两勒,直入人心!
善于捕捉传神的细节是友苏的拿手好戏,他有着非常深厚而扎实的人物描摩功底,所以他的人物画作品非常耐读耐品,记得他曾经画过一幅《百乐图》,那是大公园里百人晨练晨乐的图景,如此大的场面,如此众多的人物,画家胸有成竹,从容不迫,一个个铺排开来,简烦得当,疏密有致,各得其趣,各臻其妙。如此大手笔,没有足够的才力是办不到的。
胸怀与才力是支撑友苏绘画成就的两大基点。在他的人物画里我们更多看到的是画家善良温馨的人生情怀,而在他的风景画里,我们则更本质地领略到画家那壮阔、浪漫的怀抱与追求。
他的贵州苗寨组画使人过目难忘;那些充满沧桑感的苗家木楼多被画家安置在画幅中央,天空逼窄成细细的一条,背景是大山森林,莽莽苍苍,郁郁葱葱,浑厚,深厚,浓重。似乎画家执意表现的不是空间,而是时间,使人在那巨大的静默面前不由自主地沉入往事,发出感叹。
友苏笔下的苏州水巷也自有一番神韵。那些作品在一派迷蒙之中透出幽雅恬静,其意境大气沛然。他在传统的层层渲染的基础上,借用拓印所产生的肌理效果,加重墨色,以表现水乡古老景物斑驳风化的痕迹,从而与国内诸多描绘水乡的画家拉开了距离。你看,《知秋》里氲氤着的诗意,《水乡银装》里弥漫着的拙朴,《新月》里如梦似幻的情怀,《水乡情》里梦呓般的纯粹,都使我们深深地为之打动,经久不忘。
友苏的风景画有多种笔墨,除了他专情于黔乡山水和苏州风情之外,画家还有一些更侧重于抒写内心情怀的作品。在这些作品里,友苏一收含蓄内敛的画风,而是放纵自己奔突不羁的激情,更为直观地把自己的审美理想倾泻于画幅之中,这些作品往往华丽、奔放、具有震憾人心的效果。请看这幅《雄风》吧,那雄鹰心怀八荒、包举天下的摄魄姿态,让天地间的风云为之奔腾激荡,让大地上的劲松为之雄姿英发,也让我们为之肃然,为之胸胆开张,这是一种多么令人向往的精神境界啊。
再看这幅《生生不息》,盘石坚稳而无言,苍松古藤于沧桑感中透出一股倔强的生命力,画面上充满着画家的盈盈哲思,透露出一种乐观向上、不断进取的人生态度。
读友苏的画能读出许多画幅之外的许多东西来,比如趣味、品格、禀性,他总是能带给人许多感悟和思索。
有的画是一条深巷,有的画只是一堵墙。友苏的画可以让我们走进去,让我们有所收获,有时候会让我们走得很远。
画家谢友苏会给我们一个有趣的印象,他是歌手、诗人和智者的绝妙结合:歌手的激情,诗人的沈思,智者的感悟。
摹神、寻理、写心­­——正是友苏的心路历程。
友苏生在苏州、长在苏州,但他性格深处有一种倔强的劲儿,从他的父亲、画坛前辈谢孝思先生的作品中也能读到这种劲儿。这是不是贵州人的性格特色呢?也许可以作为左证的是谢友苏不惑之年几度去贵州写生壮游,回来后便画风大变,在吴文化赋予的灵秀之上更添了一份深沉,是黔地的大山急瀑把谢友苏身上的某种东西唤醒了,是那种文化上的反差和互补使他完成了自己的艺术定位。   
谢友苏的作品从大处着眼,苍茫中透出精致,这在以小巧著称的苏州似不多见。友苏为人诚恳,作画认真,对于画坛上的各种热闹不甚留意,只是顺着自己的想法一路画去,倒也了无挂碍、自成一家。
(画家在画展上与同行、友人谈笑风生。)
出身于丹青世家的谢友苏是幸运的,在他的家族中,绘画的热爱与才情一脉相承,却又各得其所,令人韶羡:其祖得其雍容清雅,其父得其健劲风骨,其母得其优雅秀丽,其女得其灵动时尚。而友苏呢?他那质朴与华丽的相融,他那扎根生活与追寻诗意的努力,他那巧拙相生的审美追求,都让我们为之倾倒、为之骄傲。
作为成就斐然的画家,谢友苏无愧于他的勤奋努力,无愧于他的丹青家族,无愧于养育他的黔雨苏风,也无愧于这个时代。 
薛亦然   江苏省作协会员  苏州文联副秘书长  创研部主任。
下一条 没有资料
版权所有:姑苏区谢友苏文化艺术工作室 苏ICP备14039203号-1     友情链接:常熟装饰公司